小泪痣

鹿灵

首页 >> 小泪痣 >> 小泪痣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史上第一宠婚 影后重生:帝少大人,求放过 盛世婚宠:娇妻,余生多指教 日久成婚:神秘阔少,好给力 通灵少夫人:霸道帝少,宠上天 惹上妖孽冷殿下 婚途漫漫:高冷老公驯妻上瘾 亲亲老公请住手 婚内燃情:亲亲老公,玩个心跳! 豪门重生:法医娇妻别黑化
小泪痣 鹿灵 - 小泪痣全文阅读 - 小泪痣txt下载 - 小泪痣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结局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林盏是凭着那几天极早的生物钟醒来的, 沈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

折腾了一晚, 还能起得那么早, 林盏真是佩服。

毕竟是第一天来, 太起晚了也不好, 林盏挣扎着坐起来, 看着面前的一片狼藉。

沈熄走的时候大概匆忙, 也没来得及收拾。

昨晚的耻辱史牢记心头,林盏咬牙切齿,凭着极强的“复仇心”, 勉强穿好了衣服。

屈辱、没尊严、勿忘昨耻!

简单收拾了一下,她开门出去。

勉强赶上了早饭。

正在整理碗筷的沈熄看到她,略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

吃早餐的时候, 叶茜看着她:“眼睛怎么肿成这样, 昨晚哭了吗?”

只是简单的哭一哭,可不至于肿成这样。

林盏埋头喝粥:“嗯, 昨晚看了个悲情片。”

沈熄不置可否, 但笑不语。

叶茜趁着他们还在家, 跟他们聊关于毕业的事情。

“盏盏马上就大四了吧?”

林盏:“嗯。”

“打算考研吗?”

这次是沈熄代她回答的:“我们都打算考。”

毕了业, 也还是要继续留在学校的。

“以后都留在这边工作吗?”

想了想, 林盏说:“应该是的。”

当天下午,W市又下了雪。

林盏趴在窗子前, 提议道:“去堆雪人吧沈熄?”

沈熄进房间换衣服,叶茜就站在林盏旁边, 笑道:“原来下雪, 他可从来都不出去啊。”

林盏在台阶上堆了一个垂死挣扎的人,为了应景,还拿颜料给人的嘴角涂上流下的血迹。

沈熄看她,说:“等会要是有人来,肯定被你堆的这个吓死。”

林盏自顾自地继续创作,画完之后,看到自己右手中指上的那枚戒指。

她忽然就叹了口气。

沈熄:“叹什么气?”

林盏摇着头,无不惋惜地说:“我居然就这么五迷三道地答应你了?连一个正式的求婚都没有?”

沈熄:“……”

林盏问:“戒指你什么时候买的啊?”

沈熄努力想了一下,最后道:“很早,记不清了。”

“很早啊——”她拖长音调,背着手走到沈熄身前,眨眨眼,“你那么早就想娶我了啊?”

她是在打趣,但沈熄扯过她因为堆雪人冻得通红的手,包进自己的手掌里。

他说:

“对,只有你。”

“虽然你话又多,爱折腾,有时候又不讲道理——但那只是少数时候。”

林盏不服气:“我哪有你说的那样啊……那我大多数时候呢?”

“大多数时候,你都很讨人喜欢。”

林盏继续不服:“多数时候讨‘人’喜欢,那你呢?”

“我就不一样了,”他低声说,“我所有时候都喜欢你。”

///

大三下学期又在另一种繁忙中度过。

大四开学后,课程明显少了起来。

该写毕业论文的写论文,该忙毕业设计的忙设计,不过多久还有学校的实习。

林盏也还要准备考研的事情。

上学期开学没多久,老师找她商量画展的事。

随着各种各样活动的频繁“刷脸”,林盏逐渐有了些知名度,也有了固定的粉丝群体。

“大家都觉得你作品有了,一定的人气也有了,趁着学校现在还能帮你,你可以尽快申请一个学生作品展。”

这句话出来的时候,林盏都有点傻了。

她维持着表面的镇定道了谢,向老师请教了流程和台前幕后,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手都有些凉。

虽然做了点心理准备,虽然她自知自己无需妄自菲薄,但……太快了,太猝不及防了。

有些惊喜,有些无措,不知道担不担得起老师这份信任。

那种感觉,就像是熬了一整夜的人抬头,忽见天光;又像是跌跌撞撞在大雨天走了一路的人,忽然看见面前怒放的花和璀璨的晴朗。

回了寝室,把这件事通知给她们,一个个都很高兴。

尤其是洛洛:“快什么快啊,你也不看你都给蔚大争多少光了,给一个画展算什么啊,我还觉得给少了呢!”

说完,自己也笑得不行。

策划一个画展略有些复杂,要准备的东西还有很多。

林盏把自己原来画的画翻箱倒柜地找出来,一个寝室几个人,伙同指导老师一起,挑选出了展品。

有了学校的支持,总比自己个人承担要好得多。

从申请到批示,再到选择展品,确定展题,完了之后还得找场地……

找到场地之后,要裱画,要做广告四处宣传,还要布置展厅。

试展的那天,寝室的人和沈熄都去了。

大家随着灯光又调整了一下画的位置,忙了几个小时才收手。

林盏也累了,靠在门边说:“等画展结束了,我请你们吃饭啊。”

这次画展,大家都帮了她很多。

老幺会设计,她帮林盏做了要投放的海报。

寝室长认识的人多,帮林盏四处联系投放海报的事。

洛洛认识学生会的,在学校的公众号和微博上都替林盏发了很多推文。

沈熄是苦力,经常帮林盏搬东西。

试展结束之后,林盏不想走,就坐在门口的长椅上休息。

寝室的人都先走了,沈熄看她一个人在那,抬着脸,双眼放空。

他坐在她身边,笑着问:“怎么,因为目标实现,现在觉得找不到前进的动力了?”

毕竟她一直以来的拼搏奋斗,都是为了跟林政平许下的那个承诺。

她想争夺自己的自由权,首先就是要办这一场画展。

“我这才哪跟哪儿啊,”林盏回过神说,“就是觉得,路还好远啊,还有很多很多的事要做。”

这件事完成了,还有下一件、下下件。

能办画展的青年画家数不胜数,她也不是其中的佼佼者,要真的想往上爬,还得拿出更好的作品,还要经受更多的磨炼才行。

林盏:“刚刚想到这些,就觉得未来也不会轻松到哪去。”

“累就是因为在走上坡路啊,”他揉揉她的头发,“就算很累,也不会累到哪去了。”

林盏点点头,盯着自己的脚尖,长吁一口气:“毕竟最难的已经解决了。”

沈熄问她:“画展会请家里人吗?”

“请啊,肯定得请,”林盏说,“首先要让林政平知道我做到了嘛。”

沈熄顿了顿,还是没有把自己之前去过她家的事跟她说。

林盏说:“我好多年没有回去了,虽然林政平可能觉得我是叛逆,但是我想告诉他,不是叛逆,我只是无法接受他的方式而已。我要告诉他,画展成功了,他再也没办法干涉我的人生了。”

不管以后走得艰难与否,她都做好了自己承担的准备。

///

她挑了个周末,回了W市。

这是她自大学以来,第一次回W市,是带着回家的念头。

她发现就算多年没走这条路,她依然对这里的一砖一木都熟悉不已,对每个街道每个店铺了如指掌,对这条路要通往的地方,依然有种孤独的亲切感。

说到底是她的家,是她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

林政平的教育方式虽有偏颇,但到底没想过要害她。

爱可真矛盾,林盏抓着头发无力地想。

她拾级而上,走到单元门口,拿出门禁卡开了最外面的大门。

什么都没变,几年都没更新的门禁卡,怎么还能打得开门。

她心中五味杂陈,坐着电梯到了家门口。

抬手敲了敲门,她抓住挎包的带子,看着门缝。

过了大约一分钟,有人来开门。

蒋婉打开门,看到是她,惊讶地眨了几下眼睛。

“盏盏,你回来了?!”

客厅里正常音量的电视,被人慢慢调小了。

林盏:“嗯,来跟你们讲件事。”

蒋婉招手:“进来吧进来吧……妈妈前两天还买了荔枝,想着你要是在家肯定很爱吃,我们俩都吃不完……”

她哽了哽,没说话,只是更紧地抓住手里的带子。

她走向客厅。

林政平正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她来了,难得地不发一言,只是沉默地按着电视遥控器。

她坐到沙发上,伸手从包里抽出两张邀请函。

“一个星期之后,我的个人画展就要开办了,位置写在邀请函里,去不去随你们。”

蒋婉正好把荔枝端过来,看到邀请函,愣了片刻。

“这么快吗?”

“不快了,我画很多年了,也代表学校参加了很多次比赛了。”

林盏解释了一下,然后,把头转向林政平那里。

“我来就是想跟你说一声,高考之后的那个约定,我做到了。我也希望你以后别再干涉我的专业了,我不想被束缚。”

蒋婉笑笑:“好了,好不容易回家一次,就别说这些了。先吃荔枝吧,妈妈洗好了。”

林盏一边听着新闻里不痛不痒的播报一边吃荔枝,主持人们几乎一致的播音腔让人仿佛正处于一个严肃的环境之中。

不知道她吃了几个,林政平拿起桌上的烟盒,一个人回了房间。

荔枝快吃完的时候,蒋婉走到她旁边,摸摸她的头发。

“盏盏,你不在的这几年,你爸变了很多了。”

“进房间吧,他有话想跟你说。”

林盏洗过手,进了书房。

房间通过风,已经没有烟味了。

书房里不知何时,多添置了一个鱼缸,现在鱼缸里正有几只金鱼畅游。

林政平拿着盒子洒食,背对着林盏,却是在跟她说话。

“我十岁的时候,家里第一次养鱼。我那时候并不知道鱼没有饥饱感,攀在鱼缸上拼命往里面投食,它们不会说话,只知道吃,我以为它们会觉得高兴。第二天,发现他们撑死了。”

林盏就站在那里,看鱼缸里的金鱼拼命地摆动尾巴。

林政平继续道:“那时候也并不觉得自己有错,觉得自己只是不知道那些常识而已。我既是对它好,就没想过包藏坏心,于是做了什么也只是无意,良心上也不会觉得过不去。”

“一开始想过你也只是叛逆,看不清我对你好的部分,因为青春期作祟,才不断地顶撞我,觉得我给你的都是最差的。”

“你走的那几年,我都是这么想的,因为是想着对你好,所以并不觉得自己做错,反而觉得你没良心。”

林盏默默听着。

“去年吧,去年见过你一次,你从图书馆出来,跟沈熄一起。第一次看你笑得那么高兴,没有任何包袱,才发现原来没有了这个家庭,你活得没有像我想象中那么差。”

“后来沈熄来,更加验证了我的想法,他给我看你画的画,你得的奖,你那些专访和专栏,我忽然发现,你很多年前不是在给我开空头支票,你自己的确选择了一条路来走,并且走得很通畅。而这条路,比我给你的那条要更好。”

“我那天晚上回忆起来,发现一件很惊人的事情。我从前一直觉得你林盏有今天,跟我的逼迫是分不开的,可我那晚忽然发现,每一次我逼迫你的比赛和考试,你没有一次考好过。”

“伴随你的并不是什么鲜花和掌声,是压力和失眠,甚至轻微的抑郁狂躁。我给过你什么呢?你能坚持下去,一直都是靠着你对美术的热爱才对。”

“甚至这个画展——如果我没有跟你立下这个约定,你也会举办的。只是没有我,这个画展会更顺其自然,毫不急功近利,只是你的水平发展到某个程度的一种证明和产物。你的创作会更纯粹,只是为了画好画而画画,而不是为了几年内办个画展而拼命折腾自己弄出一个好东西来。”

这些年,他的心态是一点一点转变的,由最初的不齿和蔑视,变成存疑,又成为自我怀疑,最后想通一切,这才肯承认。

林盏此时,终于知道林政平在说什么了。

别扭的男人,在用这种自我否定的方式,向她道歉。

告诉她——

他承认自己以往所想所做有失偏颇,他承认她做的,是对的。

林盏想过无数次,发生这种情况她会有的心理状态,她以为她会扬眉吐气、会觉得出了口恶气,会觉得痛快,没想到,她只是觉得放松。

也许没办法这么快就原谅他,那就把这一切,都交给时间吧。

良久之后,她看着鱼缸,一字一顿地说:“那就去看我的画展吧。”

林政平放下手里的鱼食,回身看她。

“我这几年,进步很大。”

///

开展的前一天,林盏在附近找了家酒店随便住下。

沈熄第二天有事,实在抽不开身来。

林盏自然是觉得没关系的,毕竟只是个画展而已,也不用做什么事,所以让他还是以自己那边为重。

沈熄心里过意不去,决定前一晚先陪她一块儿睡,第二天一早再赶过去。

躺在双人床里,林盏看着天花板说:“你也不用非要来的,我自己住也可以呀。”

沈熄在一边看书,“哗啦”,波澜不惊翻过一页,开口道:“怕你紧张,又睡不好。”

“不会了,”林盏翻个身,面对着他,回忆道,“我现在已经不会觉得压力特别大了,因为有些名额都是靠我自己争取来的嘛,而且过了几场大考试,就觉得这些都不算什么。再说了,就算没睡好也没问题的呀,我明天又不用做什么。”

沈熄目光都没挪动半分,只是笑问:“那怎么办,我来都来了,你是在赶我下床?”

林盏坐起身,假意踹了他两下:“对呀,快,去外面睡。”

沈熄岿然不动,又翻了页书。

林盏爬过去,手指搭上他眼角,语带惊奇。

“我现在才发现,你左眼底下,居然也有颗这么小的泪痣?”

她反复确认,不断摩挲,连带着那块皮肤都痒了起来。

沈熄忍无可忍,把报纸丢到一边,抓住她手腕,嗓音低哑。

“摸够了?”他覆身上去,“现在……该我了?

林盏笑个不停,伸手推他:“你别乱来啊,我明天还要去画展。”

“知道就好,”沈熄掐了一把她的脸颊,“上次教训得还不够?还敢撩我?”

///

开展的那天,天气特别好。

晴空万里,天幕碧蓝如洗,云盏晃晃荡荡地四下游散,惬意又轻快。

本来没什么感觉的林盏,在大家进场时感觉到紧张了。

她怕自己画得不好,也怕自己的水平让大家觉得扫兴,又怕……

算了,她摇摇头,看着手机里的短信,想,是了,怕什么。

有什么好怕的。

什么事情她没遇到过,没解决过,区区一个画展,开展前的准备工作做得那么详尽,万无一失,有什么可怕的呢。

沈熄给她发了消息。

那是一张很简单的图片。

十七岁的林盏,在大家放学后依然窝在画室里,手上抓着一个调色盘,认真凝视自己的画面。

稀疏的日光斑驳地透进来,在她脚踝处洒下一层细碎的光。

她一定很满意这张画,笑起来的时候,带着一种大杀四方的傲。

她认真画画的样子,很美。

十七岁的她,尚且能如此骄傲,那二十二岁的她,依然可以如此。

并且,将永远如此。

///

画展进行得很顺利,大家都对林盏的作品赞誉有加。

整个画展氛围很好,一切都很好。

画展结束后,大家陆续退场,林盏作为负责人,要等到最后再走。

有一位长者站到她身前,同她握了个手。

他指着墙上的那副《Survivor》,同她说:“很后悔没有早生十几年,在我还有力气的时候做你的老师。你的画我非常喜欢,无论用色多颓败和灰暗,始终都透露出一股不服输的韧劲儿。”

他又指向另一幅画:“不过那副不是你的风格。”

林盏问:“怎么呢?”

老人呵呵笑:“不是林盏的风格啊,是恋爱中的人才会有的风格。”

那幅画是她画的沈熄,十八岁的时候,他在图书馆辅导她写题,中途小憩,枕着书本睡着了。

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回忆起来,明明有很多幅画面比这幅更适合画,她却始终觉得这幅画面,带着一种从未有过的美好。

那时候,他们谁都不知道后来的人生会怎么走,不知道是不是会上同一所学校,不知道恋爱后对方会不会移情别恋……

他们还没有完全进入这个社会,连爱人都带着一种孤注一掷的嚣张。

老人离开以后,林盏回忆了许久,才想起他的名字。

果然见过的,在画册上。

她开始后悔没去要个签名。

画展彻底结束后,林盏揉揉眼睛,走下台阶。

车水马龙的单行道对面,站着一个人。

日光鼎盛,花木渐生,但一切都不如这个人夺目。

好像整个世界,就只能看得到他了。

她曾经很讨厌余生这个词,因为这个词漫长又带着不确定性,不知道有多少危险蛰伏其中,更不知道有多少变数会发生。

但只要一想到,余生有这个人一起过,她就觉得诗意又浪漫起来。

林盏加快速度朝他跑去,扑进这个人怀里。

阳光的香气一如既往,带着难以弥散的泡腾和酥软,像埋在被子里,舒服又轻松,心安得下一面就要沉入梦里。

沈熄摸摸她的头发,笑问她:“都没戴眼镜,看清楚我是谁了么,就往我怀里扑?”

——她当然知道他是谁。

她的希望之光,她的人生信仰。

她五岁那年遇到,十七岁那年重逢。

在她二十二岁这年,他们依然在一起。

后来呢?

一期一遇,一生一世。

【全文完】

《小泪痣》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笔趣阁dm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笔趣阁dm!

喜欢小泪痣请大家收藏:(m.zhaidm.com)小泪痣笔趣阁dm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 大师救命 霸天武圣 替天行盗 嚣张老公很爱我 娇女 冷帝的亲亲甜妻 我的美女师姐 超级英雄 青帝 御用兵王 绿茵峥嵘 绝代神主 至尊特工 异界之玄修 邪医毒妃 一号狂兵 超级兵王在校园 完美兵王 吹神
经典收藏 撩过火 八零工会小辣椒 临·慕 九零长女有点苏 无限破产危机 夺梦 娱乐圈之善男压倒渣女 红楼小人物的现代末世生活 娱乐圈之男神请对我负责 重回过去好种田 总裁的绯闻前妻 婚内征服:老公如狼似虎 婚迷不醒,席少的乖乖妻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 重生之千金要复仇 重来一次 氪金系统附身之后[综英美] 重生之不嫁英雄 显然可证,我喜欢你 国民闺女她超可爱
最近更新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 腹黑萌妻要逆天 你是我的万千星辰 重生锦鲤福运多 我在横滨开中餐厅 回到农家当幺女 蜜吻999次:乔爷,抱! 余生有你,甜又暖 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 民国小百姓 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大恩以婚为报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 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 穿书后我成了小拖油瓶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致命偏宠
小泪痣 鹿灵 - 小泪痣txt下载 - 小泪痣最新章节 - 小泪痣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